左氧氟沙星

请勿关注

从一个幻象到另一个幻象

• 刀剑乱舞 膝萤

• 混乱


        

        我意识停留在纯粹现实的时间越来越有限,无数的幻象鬼魂符号呼啸而来,之前这使我非常痛苦,现在它们已经把边缘界限吞噬模糊了,我几乎观测不到它们的具体差异,使我崩溃的不再是碾压而来的幻象,而是它们的绝对未知。



        理论上我不应该恐惧,因为恐惧来自于未知,未知是已知的变形排列重组,只要分析出起源就不存在恐惧,也就是说,意识足够坚硬理智就能不被干扰。我分析了一遍又一遍,所有幻象没有任何组分来自于已知,每出现一样就是一次毁灭。



        比如说花朵,通过花蕊花瓣花萼组件来推测它们的确是花朵,但它们的边缘是粗糙的弧线,厚薄不匀,有不正常的温度,充盈着液体,为了防止被感染我没有触摸,但可以肯定它们绝不像普通的花一样锋利精确,绝不是由轻薄铝合金焊接成的,最可怕的是它的气味,几乎和腐烂的尸体一样浓郁。比如说水,水逐渐开始像风一样运动起来,它应该是冰冷坚硬透明的石英状薄片,严谨规整的造物,脱离了严谨的边框无定型,疯狂变形了起来,这是极度不理性的。理性,逻辑,严肃,真理,兄长说不能用这些描述的即为邪恶。



        “现在你的体表温度高达104.54华氏度,大脑胶质的量变达7.31%,幻象缠身,对逻辑和理性的威胁达到一级预警阶段,我们讨论决定让你去黑暗中浸洗三天,三天之后如果还不能重新确立坚硬的意志,你必须被处死了。”



        “我不能进行换脑治疗吗?”



        “不行,你大脑的量变严重超标了,取出过程可能直接损害污染机械,机械是理性最杰出的产物,绝对不能……对不起。”



       “对不起,这个词语是什么意思,我从来没有听到过。”



       “是被禁止使用的语言,三天,三天后如果你能确立意识,我会告诉你它的含义,你也可以重新拥有人权,起诉我使用禁语。”



        “我……”



        “幻象侵蚀你的感官到哪一部分了。”



        “嗅觉,应该是嗅觉,我在虚幻的花朵上闻到了非常浓烈的气味,浓郁到神经短暂失灵。”



        “你是否需要申请镇静剂?这之后被侵蚀的应该是听觉触觉,感应器官几乎分布身体里外各个部分……愿逻辑理性在上保佑你。”



        器械从头顶上方延展开,取走了我眼皮上的螺丝钉,眼皮早就死了,像百叶窗一样合上,在此之前所有一切都是黯淡,黯淡用于形容事物性状,黑暗是一种酷刑,但我陷入黑暗的时候感觉到它在本质上和黯淡没有区别,甚至黯淡是它延伸的产物,“质疑语言”足够让我被处死了,但是由于幻象的侵蚀,我暂时脱离意识监控,这个罪行不会被发现,我居然因此感到不愧疚,这使我无比愧疚。



        但很快我无法继续愧疚了,黑暗有一些不黯淡的圆点不连续地出现,我的描述非常不准确,无法准确描述定义的就是幻象,它们以布朗运动的形式四处扩散,邪恶的运动方式。一个分贝极低的声音在左耳边响起了:“你看见了什么?”



        不能回答,不能回答,它的声音绝不来自数据库,一旦回应我就是理性和感性层面都认同幻象的存在合理性,“我不是幻象,我是鬼魂,要不要看我一眼,你以前见过我。”它的声音在我的颅骨里震动,“我看得见你在想什么,你的意识现在滚烫柔软到流动,一眼就能看出来。”



        滚烫?柔软?它发出从来没有出现过的音节。



        “就是你们辞典里的不冰冷,不坚硬。你们的词语被削弱到非常无聊的程度,唉,你也不知道无聊是什么意思,你们的词语被限制到冰冷的程度。”它又从我的脑壳里爬出来,“请尽快看我一眼,不然我会一直使用不理性语言,你的心脏瓣膜会破裂的……不,不要看,不要说,只要想。”



        我的意识里被投影了一双眼睛,它们比所有的幻象都要真实,那对虹膜我只见过一次,但是我永远无法忘记,它在十三年前被销毁了,怎么可能仍旧存在?



        “我在刚出生的时候被处死了,因为虹膜颜色太不黯淡,太不理性,是不被允许存在的,在广场上公开处死,大家都带着审判的目光凝视我被刺穿双眼,当时你的泪腺不合常理地工作了,眼球表面形成了微小的镜片,我成为鬼魂生存在你的瞳孔里了。现在你的瞳孔在黑暗中放大,我趁机逃了出来。”



        “为了感谢你在某种意义上拯救了我,我决定告诉你,我所说的黑暗和你理解的黑暗是一个意思,但是在你们的律法里黑暗是一种滚烫粘稠有刺激性气味的油状物,在鬼魂的辞典里叫沥青,再过两个小时你将被浸泡到黑暗里去。膝丸,我不希望你死。”



        我不知道它发声的原理,里面有很多不能解释的节奏和声调,这些音调增加了它所说的可信度,我必须承认我因为鬼魂动摇了,而这件事本身就是荒谬的。



        “你们如何定义鬼魂?”



        鬼魂是时空公式漏洞里掉落的物质的投影。



        “我不过是物质的投影,但是你用刀刺穿我,我也会流血,你用手抚摸我,我也会颤抖。还有比这更荒谬的吗?”



        我几乎要尖叫起来,鬼魂把我的手放在它的脖子上,它的颈动脉,皮肤,骨骼,呼吸,都比真实更真实,在幻象侵蚀的时间里,我不被允许触摸任何实体,触摸肉体更是被限制的,肉体不冰冷不坚硬,是除幻象鬼魂外最易使意志崩塌的物质。



        “你要和我一起走吗,如果答应的话我要割开你的喉管了。”



        兄长说如果我能在黑暗中确立意志,就会告诉我对不起这个词语的意思。他对我使用血缘关系特权欺骗了吗?



        “对不起在你们的辞典里,是诀别的意思,你们再次相见将是同一块砖里黯淡的骨灰。”



        在黑暗里浸洗我会死亡,割开喉管我一样会死亡,它们有什么区别。



        “不知情的情况下死去的灵魂会泯灭,清晰意识下死去的灵魂会获得自由。”



        我不相信你的词语,但我也不相信我的兄长,血缘关系的特权是欺骗和不信任,你割开我的喉管吧,不要划开声带,我想和我的兄长道别。



        冰冷的金属划开表皮脂肪肌肉,不冰冷的液体涌出,它剥开我的眼皮,我看到了大片不黯淡的现象,“不黯淡这个词太无聊了,你看到的现象是不同波长电磁波反射刺激视觉神经的结果,这个现象是血红,你感觉到的是滚烫。”



        房间里的温度传感器警铃大作,他趴在我的胸口,用和十三年前没有区别的不黯淡的眼睛凝视我,它在我的瞳孔里保存了十三年,想到这个我的心脏非常滚烫,比流淌的血液还要滚烫,“那么你的虹膜是什么现象?”



        “我的虹膜是矿物萤石在仲夏阳光下的现象。”



        “我不知道萤石,仲夏,阳光……但是你的现象很……”我看见钢化玻璃外兄长冰冷的面孔,他穿着防护服向房间内倾倒液氮。滚烫流淌的血液马上变得冰冷坚硬,回归理性逻辑的控制,我的肉体感到不正常的冰冷,意识却更加滚烫了起来。我坐起来用全身的力气大喊对不起!玻璃表面结了厚厚的冰霜,看不见兄长是什么表情,我沉重地倒在了地板上。



        他托起我的头放在大腿上,很缓慢地用手梳理我的头发,我已经快看不清事物了。



        “你马上要得到自由了。但自由只是从一个幻象到另一个幻象。”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