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氧氟沙星

请勿关注

艹题

艹题

       从混乱又潮热的暂眠中挣扎出来,视线模糊看见一片细碎腐烂白骨皮肉,抬手揉搓双眼,以第一对肋骨为界的书本倾颓,安静地流淌铺满整个桌面,有机化学基础书角越过桌沿,坚硬地抵着我的胸腺,我一下子清醒了。

       我有耐心把这些试卷书本拾起堆叠,把边线与桌沿对齐,让重难点躺在最底下,书本放在中间,五三立在最上好让它那恶俗的紫色恶心我使我上课无困意。这两天湿气重,昨天发的试卷今天已经浮现黏腻颜色,摸起来像是被汗水浸润的干涩皮肤,而上面覆满我的印记,我的名字,我的思想,我的控制,我的错误,既深刻又低俗的想法喂饱我的空虚,同时扇个巴掌给我些自我厌恶。

       同桌递给我一叠新发的干燥试卷,它们长的有些熟悉,过了会儿想起来这是我在同学们吃人的眼光中发下的六张化学专项训练,转身在黑板上写下作业时芒刺在背。我看着干净纯洁的卷面,内里空虚越来越盛,卧起笔写下名字后胃里灼烧起了细微的火焰,蔓延到全身脉络,蒸腾出潮湿汗水,而试卷死尸样躺着一副自得其所的模样,我要发狂,好歹也回应一下。于是粗暴地扯出第一份,对折后指甲用力划了边,最后起了毛边皱了一块,它发出近似于惨叫的声音,我用尽了力气在它身上肆虐,草稿方程符号全部倾倒上去,终于有了点安慰:它是我的。

       新发下的卷子几乎留不到第二天。初中的时候我总听见它们说快来满足我填饱我,血气上涌头脑发热我就带着股蛮劲往里挤,有时候连着骄傲自尊一起断在里面还无知无觉,疼了一节下课又去干,无休无止毕竟年轻肾好。现在我意识到不过是我占有欲控制欲过盛无处安放,对于想要占有的人不敢把这些病态的东西展露,结果看着她们眼里为别人开出灿烂春花流淌脉脉柔情,焦灼急躁跺脚咬牙无能为力只能艹题,把那些多余的肮脏的黑泥倒在试卷上。可等我把能发泄的卷子都轮了一遍,知道这还不及万分之一,只能独自一人沉入深深深深的海底无法呼吸。

      我的手心出汗几乎握不住笔,靠在卷面一边蹭它有些潮了,还看不出濡湿的痕迹但摸起来不像别处那么干涩,外头阳光该是穿透云层,苍白无力的它被照着有了几分暖意,我得寸进尺想它叫出声来,这时候光线变暗,诡秘地渗出一种鲜艳的蓝色,你说这是普鲁士蓝还是滕氏蓝?这真是个既有趣又无聊的问题,只是想想我就乐不可支手舞足蹈,卷子坚硬划开手指痛彻心扉。

       临近期末大多人上个礼拜作业还没写完,我还得每天节省题目写,唯恐哪天无处宣泄彻底被污泥吞没万劫不复,还得尽力忽视越发空虚的内心,其实我也分不清楚到底什么空虚,精神恍惚神思倦怠如行尸走肉,确实这样下去不行毫无实感,我经常觉得发飘,有时候咬破嘴唇看看里头可还是血红。

       晚自修一连三个多小时坐着几乎没有挪动,第三节课觉得肾有点疼,我大惊失色觉得这要出大事了,结果是赘肉卡着久了难受。

       同桌说我肾好无用武之地,伸手来捏挂着的两颗毛线勾针勾的两颗圆球,我先是觉得把持不住,她说挂着这个也不会实体化,说好听点叫增加阳刚之气说难听点是在脸上写变态两个字。我一脸正直地说不是你想的那样,圆球代表宇宙橙色代表生命,这是对生命的敬畏对自然的歌颂。

       她早转过头去写作业,我也意兴阑珊,嫌弃地拿起五三,我恨死了,恨死了,可就是停不下来。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