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氧氟沙星

请勿关注

心照不宣

原谅我爱个cp就写奇怪的东西真是没脸看了

cp敦芥 

慎重下拉



       芥川龙之介看着伏在身上的中岛敦,敢情这不是只猫而是只老虎,正咬着他衣领按着他肩膀,露出尖锐虎牙表情紧张又躁动不安,一眼就看得出在说别逃,但着实是只纸老虎,罗生门一圈手腕就抖着说您别戳我,想必对于当初耿耿于怀,毕竟是戳到不成人形,别瞎信漫画里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那样,实际上早该打马赛克,不过当初没料想到还能戳到床上来就是了。

       中岛敦手指温度高,有枪的硝烟味,碰着喉结的时候他向后缩了一下,生出被人拿枪抵着咽喉的错觉,接着被挑开了衬衫扣子,这回他用手扣住对方手腕,说不脱衣服别的随你,怕是要被灼伤烙下一身伤疤,少年可能只把这当作大人的情趣,十八岁啊,涉世未深又道行不浅就这么回事。

       这么个年纪该知晓的也明了个七七八八,怎么做不须教也能有模有样,就是中岛敦的动作合规合矩一脸正直跟三好学生似的,他是没眼看,不然被宰即视感太强烈,比如说这块肉精该拿去小火慢炖用油淋,那块肉脂肪适度应在火上稍微一烤沾点酱油,还有块肉拿去弄油渣当下酒菜,余下的油炒个青菜清口,饱餐餮足。隔着层布料感觉迟钝不少,就觉得中岛敦在往他身上浇热油,激起水泡大片又一个个碾破,衣服完全被黏在皮肤上,过了会儿他感觉不太烫了,下体一凉又被手包住简直冰火两重天,一不留神被带出两个尾音。中岛敦伸手去够餐巾纸和润滑剂,有些委屈地看着他,说感觉和片子里不太一样,片子里都是一碰就怎样怎样的,到底还年轻不知道什么话不该在床上说,他也好心告诉这涉世未深的青年片子是演的哪能和现实一样,只是这时候对方伸了根手指进来,得克制闷在喉口的喘息做出前辈的模样,扯开了柜子递过去个套说别忘了,片子里跳过了某些步骤,全按着来是要出事。

       该怎么说这种感觉,被完全撑开,被坚定地贯穿头盖骨,像块被酒精灯灼烧的铝熔融不能滴落,或者是块被串起在火上炙烤的肉,少年紧张地像第一次杀人,喘着粗气颤抖着问能动了吗,这样下去他要被扔进炭火堆,想说停下又改口成别停,然后脑子被滚水一烫熟了,在锅沸水里沉沉浮浮,蒙着层水色看见中岛敦琥珀色虹膜流光溢彩,快感一点点积累最后扑腾出锅盖,浇灭颤动的火焰,他闪过用罗生门把中岛敦再戳一遍的念头,而大脑立马空白一片。

       他躺了会儿挪了挪腰觉着还能动,坐起来穿上裤子理理头发,瞄了眼缩在角落一幅失足少女模样的中岛敦:"去吃肉?"

       对方小孩儿似地蹦跶起来说好好好我请客,别吃辣的对身体不好。

       


评论(1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