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氧氟沙星

请勿关注

「银高\高又」清白

我说这个是七夕贺文。

沿用化学课代表设定。

高又是说高杉x来岛又子,雷慎入。

想要安生过日子的没有好下场。


清白


       昨日在路上遇见高杉,西装革履笔挺光鲜,身边依偎来岛又子,她先瞧见我,毕恭毕敬喊一声老师,看不出当初锋利扭曲的样子,眼角眉梢一派柔和,高杉可能先她一步只装作没认出的迷惘模样,换作四年前我可以说必定如今没了这份胆量,他迷惘了一分钟气氛着实尴尬,来岛又子说她去便利店买瓶水乘风而去,我没来得及告诉她比直走十分钟都不会有便利店,她知不知晓是不是算好也无从得知。

       高杉不太情愿地挤出一句老师您好,我打个照面说好久不见,又问他怎么和来岛又子一起,按理说高中开始的没太多好下场(那会儿高杉和我

打炮来岛又子单相思其实算不了开始),往事难堪尽量回避美化回忆皆大欢喜,高杉还是年轻大舒了一口气没发觉这是在踢球,开口说话才面色僵硬,然而迟早要说明白的择日不如撞日。他弯进一条小巷掏出一支烟,却没有打火机向我借火,我向来舔棒棒糖不抽烟,摸摸白大褂口袋还有一盒点酒精灯的火柴,带着一股苯酚味。他低头乖顺垂眼睫毛,不像以前直勾勾挑衅一样盯着我,头两会印象深刻没把烟头对准火柴,烟没点着我被他眼神蛊惑指尖焦灼,如今看不出一丝痕迹,这让我安心不少,他与以前泾渭分明了。

       可是等他吞云吐雾,雾霭迷蒙里这张脸还是以前勾人魂魄的一张,他努努嘴问记不记得有回情人节在小巷里,我说自然是记得的,你偷了酒精灯化学卷要参加FFF圣战,他必定明白我在避重就轻,感喟人不中二枉少年,也学我跳过重点,说后来从小巷里出来他曾问过我像他这样还找不找得到女人,那时一发结束我把高杉背回去,我托住的膝弯还在发颤,被突如其来的罪恶感淋头。"你说我当然找得到好姑娘过日子,那个一直粘着你的谁谁谁不就可以的吗。"他又吸了一口烟,"我当时是想说像我这样还能不能上女人了,"他笑得苦涩纠结,"你说得好像我还能清白在世,好像我还能走向一个从没料想的好结局,说得太像真的我就信了。"

       "所以你就和她一起了?"

       "那时还没倒戈,只把这当个念想拿来做梦,要是没遇见你就不必蹚浑水。"高杉咬了烟屁股啐到地上,我没由来下体一疼。

       人没有道理不明不白背锅,最开始是他撩我的,借着化竞补课的名义带着加药蛋糕草莓牛奶戳破层钢化玻璃,高中生才几岁哪里晓得爱不爱的,我只当作逗只新生小狗被不小心咬了手指,没料到高杉傻逼呵呵豪言壮语要谈恋爱,恶俗言情小说看太多了想要得到一个人的心得先得到身体,所谓日久生情,没见过这么蠢的,我在实验室用仪器回敬他无耻下药顺便领略大人世界的肮脏,他由此一厢情愿建立炮友关系,还想着日久生情呢。我企图消耗掉一个年轻人的真心和耐心,给他一具钝化过的铜墙铁壁好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我的确消磨完了一个人,自己却没完全渡过劫,半身被永远销蚀余另半身苟延残喘。

       "我可算逃离你入驻大学,迫不及待洗涤心灵睡了年轻女孩,过一段挂恋爱虚名的日子。来岛又子居然从高中跟来,我信了你的邪,分了一抹余光给她。"这时候高杉眼角柔和下来,我见过他眼角泛红见过他不能自己,没见过这样温和柔软,意识到他早就彻底放下,剩我一个良心不安日夜焦灼。

       "她怎么样?是小家碧玉还是大家闺秀?"

       "是个脑洞很大的女孩子。应该说很有意思。比如说暑假结束开学前下雨,她叫上我去放礼花,说要乘水汽充足添加凝结核,期盼天降大雨冲淹道路拖一日补作业。"

       我觉得她活泼起来,不是棵一味粘人的菟丝子,隐秘认为她当初跟着高杉一起中二都在迁就,不免为这么一颗血肉之心动容,被消费五六年还没灰飞烟灭,"你要好好对她。"

       高杉没理会我,"你记不记得昨天七夕下雨?网上看到说雨量大概是织女高潮。"这种没内涵的段子大都是高中生讲出来的,我说现在人一点常识也没有这水量与疾速是潮吹啊,高杉一脸早知道,"但是啊,来岛又子说听见两计惊雷,一小一大仿佛一把四炸弹一把王炸,她比较喜欢织女牛郎王母玉皇凑一起打双扣其中有人输得泪如雨下这个说法。"

       一双惨白爪子带着一阵阴风卡住我的脖颈,高杉泛红眼死瞪着我,说我不是个东西消耗了他惟一一颗真心又给了他一个念想,等他已经放下一切长出颗不伦不类尚能用的心脏准备正直在世她也被消磨完了,他们相处一个月,他正要彻底清白坠入热恋来岛又子在昨日心累无爱提出分别,今天吃了散伙饭好死不死遇上我----坐享其成毫无损失厚着脸皮过着安稳生活,他期盼多回的那种。他掐住我残破喉咙里的旧情复燃,并用液氮浇灭,我没有资格跟他再说这些,他的情谊在我的开端湮灭殆尽。

       这么说来我该被千刀万剐,一念之差毁了两个年轻人宝贵青涩时光,铸下大错已成事实,那么我现在不该坦白当初动心,以免高杉又被坑害,我只需只言不语,至此来岛又子脱净干系可以去找一个有完好真心的好人,高杉可以慢慢长出另一颗不大堪用的心再寻思或等候一株月季,我可以用大半辈子赎罪继续苟延残喘,活成高杉希冀的那样,权当一个为时已晚百无一用的道歉。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