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氧氟沙星

请勿关注

装逼如风常伴吾身

你们听南山南到底在听些什么

       

       说出一个名词,能生出自身逼格提升过客长驻目光的错觉,即便微薄同薪水也能去去周遭枯朽气暂获新生,于是这个名词迅速以酸蚀的姿态被消费,这是流行。

       最近南山南被传唱得广,我不大关注这种,被同桌和后桌天天唱自带鬼畜洗脑循环,然而一开始不知道她们唱的是同一首。

       同桌声音还是孩童模样,找不着调一字一跳,误以为是一首欢快童谣,含含糊糊辨析歌词险被吓尿:"我尿汪了你的眼睛。"敢情还是人心险恶致郁作品。两位后桌在课间半阖干涩双眼,频率相同相位一样缓慢摇晃,字词调子生生从嗓子里逼迫出来,幽怨如青丝及地长舌及腰白衣飘飘的女鬼,听懂一词"南--山--南--",听出一个"墓碑",顿时毛骨悚然惊异现在女孩子怎么喜欢这种。

       某天她们三来了一个大合唱,我才知道她们唱的是同一曲,更是魔性难堪精神污染,小心翼翼问这是个什么鬼,三人做出悲伤的表情,故作老成讲这首歌背后有个故事。这个故事关乎爱情、离别、悔恨,不对,准确来说是三个故事,她们感同身受讲述了三个不同的故事,仿佛自己也有一段深刻难断凄美遗憾的感情,灌了我三碗心灵鸡汤,一碗苦一碗咸一碗涩,混杂一起是眼泪的味道,害我跑了三趟厕所。一定要去听这首歌,听了必定流泪,与其说推荐不如说威吓,性质同不转不是中国人不哭就是个畜牲,我小心翼翼吞下这口砒霜,三人笑得俨如春花抹满蜜糖。

       我还有几个月十八岁,没有刻骨铭心风花雪月,人情冷暖一知半解,阅历不足感受不来她们说的必定流泪,只能拿考试考爆的低落表情糊弄她们说是很悲伤,让她们心满意足。

       然而我想知道说出听歌必定流泪的她们是否真的泪流满面,喂我大型心灵鸡汤的她们听南山南到底在听什么。我的同桌勾搭了一个学弟正愉快地玩耍,我的后桌正要坠入热恋,另一名后桌努力学习,都是安稳现世哪来爱恨情仇,查过南山南背后故事意识到这些女孩子该是为了几个零散别人的故事哭泣,她们就喜欢悲情,悲情可以镀一层冷寂色彩,做出一份沧桑。我的同桌双眼明亮两台明镜,明晃晃映着她的天真年轻风华正茂澄澈干净,做出的沧桑如此廉价污黑,努力悲情老成的声调呕哑嘲哳难为听。她们现在这个年纪,无论怎样都会被眼睛出卖----一个故事都没有黑白分明。

      人需要错觉来度日来获新生,年轻不叫错觉叫装逼,但都心照不宣,不会真承认自己在装逼。或许许多年后她们有了各自的故事再听这首歌能为自己流泪,前提是还记得有这么首歌。一个名词以酸蚀的姿态被消费,不过多久会被枯朽气熏得腐烂成泥被彻底遗忘,这是过气。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