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氧氟沙星

请勿关注

•我说这实际上是在说不想开学信不信



       我跑得又快又平稳,气息丝毫不乱,跟镜花说今天星期五xx番还没看十月新番预告也出来了回去好好研究一下,她的头猛地下沉尖细下巴磕上肩胛骨,无法避免颠簸幅度大了些,一块血肉掉在地上,我不敢停下去捡也不敢哭,怕起伏抽噎时掉出许多珍贵皮肉,只能扶住她半成肉糜的大腿指缝又渗出温热粘稠液体,她在变凉。


       与谢野晶子呕出大把嚎啕没有掏出柴刀,我想起来直美被罗生门穿刺千疮百孔肚破肠流,存一口气息,叫做濒死,尚能救回,如今怎么就不可以,与谢野说试试看,生死未卜无法辨明。我几乎要笑起来,这个能力怎么算计得这么精明,濒死是什么概念,不能死得太过,注定程度由她掌控才好,天灾人祸都要自求多福。与谢野脱下一只黑色漆皮手套,手盖在镜花塌陷一半模糊的面部,我握紧了手中一点干涩的骨血,看见所有支离破碎的都欣欣向荣重新生长,肌肉血管脂肪表皮按部就班熨帖,我想起来先前暑假空闲,犯罪分子也消停吃棒冰吹空调去,我和镜花一起补番,她年纪小容易中二,有一回说都是这个世界的错,想要吃可丽饼总不如愿,想要清白做人总有艰难险阻,想要过安生日子是不是会插翅难逃。"毕竟到现在为止死去的都是想要好好活下去的人。"我没办法否认这一点,曾握着倾倒黑泥的破碎玩偶,跪在遍地尸骸间,看见人间地狱,厮杀啃噬的都是平民百姓。镜花上学两天,眼底淤积污泥还没被漂洗干净,还怕生人不大敢说话,只有笑脸刚长好,如今又被折腾成这样,我的皮肉低贱可以千百次被销蚀,为什么不来折腾我。


       以前肚饥无力躺在河边草地,期盼天降馅饼,救起一个落水者,阴差阳错吃完十年茶泡饭,入了武装侦探社,要救人。救人是落水者拿来糊弄的说法,救了被迫害的那么迫害者必然无法拯救,要救人也要杀人,可我那时候吃得太饱又天真,脑子转不过来不好使,想两方都能走上正路,不想杀人,更多为了自己保留清白。后来才知道这种想法是真正无药可救的中二,和一个热血漫主角这么相像,可是这个蠢笨主角的理念连作者也不认同,当他放弃这可笑的理想终于安稳度日。镜花是第一个我彻底救出来的,虽然还藕断丝连,也可以昂首挺胸青天白日走上斑马线。我那时跑得飞快,想要超越光速时光倒流,回到镜花被横过的卡车碾压之前,我应该穿过这条斑马线,而不是她跳跃过来。那辆卡车似曾相识,可能是某次用于倒卖人体器官的冷藏车,也可能是运送无知孩童的集装箱卡车,但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就是那些所谓的我也想要拯救的,人怎么可以这么坏。


       我突然意识到,我吃过人,腐臭血肉锈涩关节,隐约还残留在齿缝舌根,以前一直认为吃人的是个畜生不是我,以此围起不越界的城墙,可是我已经站在墙外。我把脸埋在血液干涸的手掌里,我不做人了啦。



评论(1)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