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氧氟沙星

请勿关注

【destiel】泯灭

我不喜欢他看我的眼神,好像这个世界只剩下明天了,我今天就要把他害死他也很乐意。

之所以用这种形容,是因为我不相信他能做到这种地步,他不是我的血亲,不是我的家人,这儿单纯指脱氧核糖层面上的联系,原始又可靠的关系,虽说也会有背叛,相对于恶魔契约口头承诺来说还是坚固的。血液中某部分拥有相同的温度,大脑里有相似的一束神经纤维,让我感到无比安全,精神层面的交融伟大却脆弱,物质骨血无法磨灭。因此我会为血亲蹈死不顾,因此我从未信任他,是的,从未,从前不会,未来依旧。但他真的死了好几次,我发慌了,说服自己他的死并不值钱,上帝每次都会把他带回来,好比丢失一只狗,会有好心人根据铭牌送回,如假包换。

把人(某种意义上)说成狗是很不礼貌,但我的确这么想,随叫随到,出生入死,赴汤蹈火,不求回报,我必须再强调一次他的眼神,养了一辈子的狗才会有,他怎么能这样看我?我又没有好处给他,即便他要的理所应当微不足道,无非家人朋友,但这对我来说是比命比灵魂更珍贵的东西,皮肉尽管拿去,灵魂吞咽转卖,随意处置,可某些东西不能给也不想给,为对方焦急、暴躁、牺牲并因此坚定前行的关系过于苦涩,我不希望再有一个以致不得好死。我不喜欢狗,它们没由来的忠诚让我感到恐惧,人的忠诚需要用利益换取,狗的忠诚是它余生能做的唯一事情,只要你喂它食物和水,适当抚摸。

时日渐长,我欠他的只会越来越多,不会因为空想减少丝毫,他在堕落,在衰减,在死亡,依旧义无反顾,说实话按照他的顺从,我让他长出子宫给我一个孩子,他也不会拒绝。我真心希望和他成为家人朋友,并由此报答,减轻内心负罪,但我需要一个联系,比如交换一条脊椎,一节指骨,一片肺叶,只有这样,我才能安定,才能接受他的眼神,我才能爱他。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