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氧氟沙星

请勿关注

「 夜父」陈述性

旁友看清标题再入!我知道这是个新世界的大门啊!    

        

       它黑暗温暖,静谧流淌,像是母体温润的子宫羊水,适合万物诞生疯长,夜斗浸润其中,一开始他还没有形体名字,只有意识,是一个近似克隆的聚合体,每个气室中都是诚挚的呼唤,带来酥痒的震颤,以及微弱光明,促使他获取听觉视觉,单纯的能力而已,不以具体形式存在,但那些轻微的扰动带有奇异的诱惑,他想要去触碰,去感受,并因此急躁焦虑,生出锐利的尖刺,类似对半剖开的海胆,暗潮汹涌。这时候他感受到了某个更加温暖的物体,抚平粗暴尖锐的表面,赋予他五官四肢,皮骨血肉。 

       

       你要快点长大。这个声音带有同温暖物体一样的温度。  

       

       意识逐渐清晰,他透过原初的呼唤学习世界的本质时,学到那个物体是手,"请替我亲手杀了他",用于扼断喉管扭转颈骨,"断头也好火烧也好让他下地狱吧",他对此产生怀疑,对一个既定的客观存在的真实无法坚定,如果手是用来结束的,那为什么能带来开始,还那么,那么…这里本应有一个词语安放,但就他所认知的世界无法契合,这种感触不安动荡,愈演愈烈,在血管里奔腾汹涌,几近沸腾。 

       

       然后他睁开双眼,正发红滚烫,看见一个蒙有阴翳的灵魂(新生伊始,看人眼光太过直白透彻,没人告诉他这么做不够礼貌,新生儿特有),不是他在感知世界时看到的扭曲污黑灵魂的颜色,像车祸现场暴雨冲刷云层边缘的柔软天光,你会想接住它。于是他伸出手,黑色的液体澄澈透明,像上好的真丝,顺滑地成股流下表皮,被另一只手包裹住。 

       

       "欢迎你来到这个世界。" 

       

       他找不到词语来形容这句话中微妙的颤动,里面包含期待希冀,但和孕育他的期待相差甚远,苦恼困惑驱使他提问。 

       

       男人不太用力地圈住他,用嘴唇触碰他的额头(对此的含义形式一无所知),你是从我的愿望中诞生的孩子,你身后那潭黑水,是人类欲望,即滋养你成长的养料。愿望无关索取,欲望只为自身。你是作为神明存在的,神明依凭人类欲望才能长存,你必须满足他们的欲念才能成长。 

       

       我可以只要愿望吗? 

       

       男人嘴角扬起漂亮的弧度,你总有一天会知道欲望尝起来多么甘甜,然后不能自拔。但是你好年轻,还可以无知觉,有资格保持纯净。 

       

       好吧,亲爱的孩子,我将赋予你名字,稳定你的实体,希望你快乐。 

       

       他来来回回将名字放在舌尖上滚动多回,仿佛贫苦时期珍贵的白糖。 

       

       新长的骨骼四肢使用方法不明确,他的确是个初生的婴孩,磕磕绊绊开始行走,像踩在棉花上,男人让他牵住衣角慢慢开始,他依旧摔倒,划破手掌和脸颊,只有一个几近忧虑的叹息。他认为这可能是失望,没有停顿再度前行,比先前更加焦虑,脚步太急迫,摔折了手腕。 

       

       大雨冲刷沟壑深深的泥地,惊雷横劈炸裂焦黑的树干,他为此喊出声了,这种体验如此新奇,他观察呈现诡异角度扭曲的手腕,这是什么。 

       

       不要害怕,这不过是疼痛的一种形式,疼痛对你有好处。男人包裹住他的腕骨治愈。 

       

       那害怕又是什么呢? 

       

       放松孩子,你已经把嘴唇咬破了,它在流血。 

       

       这时候他才感觉到嘴角的潮湿,血液正因战栗新鲜活泼地流淌,散发一股雨后种子破土的气味,与随眼球黯淡而变质的腥臭血液不同,它在生长,有无限的可能性,没有指向既定的结局,他第一次感受到了神性,福至心灵,可能是某种召唤,某种共振,他用双臂环住男人的脖颈,小心翼翼,因为这动作的含义尚未明晰,但他该这么做,虔诚地呼唤父亲。


评论(5)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