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氧氟沙星

请勿关注

【授翻(二次创作?)/Samifer】And Bring Me To My Knees

#出了点问题不知为何图片放不进来,授权图稍后另补。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686982#comments

使我颔首屈膝

       他们不该这样,最起码不是现在。 

       现下火烧眉毛,迫在眉睫,Dean留在隔壁房间,等Cas带回他们狩猎的女巫团的情报,准备制订下一次进攻的计划。气氛不好,时间不对,他们不该这样,而既定事实不容置疑,仅可迁就,不能发出声响。 

       Lucifer小声呜咽,任何一个细小的震颤都让他克制不住颤抖,弓起身体想要逃离,他承受太多不堪重负,皮肤因此泛起不洁的潮红,灵魂迷失在泥泞沼泽以至虹膜不再反射冰冷光芒。有时候,Sam会想他可能又犯下了一个不会被救赎的错误,他让一个天使堕落了,由內而外,精神肉体,各种意义上的堕落。 

       "嘘--"Sam尽力平稳,压抑放纵自身陷入温暖潮湿泥淖的欲望,尝试安抚不能自己的天使。他把头埋入Lucifer颈侧凹凼,好让声音带有温度与水汽通过骨骼传递,成为某种形式上的亲近,共鸣,同享一条神经。一个拥抱或前额相贴都会比这高效受用,但这样会模糊界限,打破平衡,像打碎一块不吉利的镜子,现实依旧荒诞可笑,那就放声嘲讽好了,胜过一个天降大雨前途未卜的不定未来。 

       但Lucifer无法平静,他对过多快感带来的惊慌失措与疲惫不堪一无所知,并没有人教会他如何理解情欲叠加衍生的恐惧,像尚未满溢的水在杯口张开的薄膜。停下的时间不适,压迫而来的汹涌火焰快把他灼伤了,烈焰逼仄而出,火舌舔舐冰冷玻璃足以使之四分五裂,而这股热浪被强制阻挡,被迫于喉口燃烧,先前的并非水而是酒精,倾倒后点燃血管神经。 

       "这样不行,"他的声音被未解决情欲淬火,粗糙不平的流纹岩,还有为数不多的几分理智,必须强调现在处境尴尬。他不确定Lucifer对人性是否有足够了解,不是简单直白的欲望,而是更为复杂更被鄙夷的情绪,事实上,Lucifer在不满抱怨,情绪在他手掌下震动流淌,它不稳定,微弱,模糊,新生喉咙发出的第一个音节,拜他所赐,这个天使任何时候都更像个人类,对世界的认知,以及人性,都是拜他所赐。 

       这个认知足够淬灭判断力,他彻底失了节奏,毫无章法恣意肆虐,大洪水要来, 没有方舟,沉浮不得控制,洋流纠结紊乱,磁场动荡不安,恒星湮灭黯淡,碎片流火,沙石磨砺。 

       过于激烈,这是他一手制造的混乱彷徨。Lucifer全然崩盘,失去傲慢自大的能力,手足无措,空气浮动,水汽升腾,细枝末节被无限放大侵蚀形体,空间坍圮成一个质点,他们呼吸交错体液相融,在无尽的浓重浑浊的夜色里沉浮。空间狭小锐化神经末梢,表皮以下血管内血流形同岩浆作响奔腾,喉咙深处骨节摩擦成为山体滑坡巨石泥流,皮骨血肉投入巨大熔炉熔融升华。 

      Lucifer被他掌控,仍在尝试逃离,最后摒弃了所谓自持,完全打开,近乎自暴自弃地呻吟,手指虚浮地搭在他的手臂上,近似一个无力的推辞缓冲,毕竟他只剩下了融化在高热熔岩中的意识,升入能逃离世界的短暂天堂。 

       界限的存在本就不够精明,容易因为主观意识偏移扭曲,也能轻易被客观事实削弱淡化,这些交媾里的极乐足够让他迷失,Lucifer并未完全参与其中,越过顶峰的时候浑身肌肉紧绷,战栗不已,带有微不可闻的泣音,手腕颤抖向上,掌心黏腻,让他生出将有一个潮湿怀抱的错觉,至深处理应得的回应,但最后止于肩胛,不曾陷入表皮印下刻痕,依旧泾渭分明界限清晰,水汽泛滥凝集滚落,光华璀璨,相应的虹膜明明糜烂不堪,这叫他几乎要恨起来,即便他亲自分划疆土国界,主导局势,自以为游刃有余。 

       热浪倾压而来,使他灰分,成为落地埃土空气浮尘,换得几分清明克制声带震动,不足以让他及时退离,在避世天堂中坠落下沉,彻底沉沦。 

       他们花了很久去平复呼吸,终止彷徨结束动荡,然后他挪开潮湿手掌,确认彼此尚未破碎,平衡尚未被他无意失控打破,出乎意料,获得一个偏离运行轨道甚远的吻,不稳定,微弱,模糊,但这的确是个吻,意义不明暗示晦涩,抑或只是一个形式,在他的下颌藕断丝连形同恳请。

       "你知道我…?"Sam低语,他不够确定这个含义是否符合期待,用拇指摩挲尚未Lucifer脱离情色范畴色彩的嘴唇。

      

       "我知道。"

       人类玷污纯洁的欲念和弑父在同一个子宫中孕育,罪孽深重,他想起天使颈侧的弧度契合下颌,恰好盛放一个恶贯满盈的罪人,好了,现在他该回吻了。


评论(9)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