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氧氟沙星

请勿关注

回潮

回潮


#柚子也好可爱啊我要再下一次海!真下海!








        中原中也刚经历了一场酣畅淋漓的性交,从太宰屁股里退出来,放飞意识瘫倒在床的一边,望了会儿天花板,看见一块镜子,后悔刚刚没开灯,就转身开始乱摸,不摸白不摸,开房买套花的都是他的钱,顺着条崎岖脊骨下去,半个嶙峋的屁股在被单外面,他捏了一下没什么肉,就一层皮,比姑娘差多了,但必须承认他超级爽,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爽。手底下的皮肤忽然颤动起来,太宰治声音里少见地透露惊慌,还有一点点可疑的鼻音,你他妈的还要来?我没力气了明天还要上班。中原中也觉得作为一个男人特别骄傲,他把太宰治操哭了,动弹不得,简直可以吹一年,没管住嘴高兴地笑了一声,特欠揍的那种,太宰治艰难地爬起来,从地上的风衣口袋里掏出烟,给我点个火,中也还在高兴,二话不说打开床头灯找打火机,给太宰点上,自己也点了一支,舒坦地靠在床头吞云吐雾。


        妈的。太宰吸了口烟缓了缓。你以为我在夸你啊,你这个身高还硬要和我来正面,腰都要别断了。揉了一下腰面部表情扭曲,能拿去做表情发行。早知道还是我上你好了,小矮子。中原中也被打脸打得鼻青脸肿,怒从心头起,你少说两句话会死吗,开始作恶,把手放到了太宰腰上捏了几下,太宰治几乎要从床上挺起来,他的手碰到了尖锐胯骨,上面有刚才一回留的淤青,犹豫了会儿决定继续往下,教做人。这回他把手指放进去一点障碍也没有,一片潮湿黏腻的沼泽,毫无反抗地敞开,他忽然没有怒火了,这是一件中原中也没想通的事,他把太宰治推过去一些,侧着身进去,原本明明准备正面怼的,这是另一件没想通的事。


        太宰治吸着冷气,因为快感和疲惫剧烈颤抖,说中原中也我现在就能把你杀了。他咬住太宰治第四节脊骨,那块骨头因为弓背突起来,像一个等候多时的结。我也能把你杀了,就现在。



评论(12)

热度(78)

  1. 吴茗柿左氧氟沙星 转载了此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