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氧氟沙星

请勿关注

未到

#一个国太






       今天是我人生中注定女友出现的日子,过两年我们会结婚,度完蜜月养一条狗,再过一年生个男孩,再过三年生一个女孩,她照顾家庭,我会实现自己的理想,努力工作好好爱人,退休之后安享天伦之乐,啊,我的一生没有一点遗憾,骗人的,大多数事情都没有办法按照计划发展,许多客观因素指向的既定结果都可以脱线,人生怎么能被计划,但是总有概率事情按规划,那么我的理想也有机会实现。


       我照常刷牙洗脸吃饭穿衣,因为今天特殊,忽然决定洗头洗澡,心灵虔诚地洗,我忘了吃好早饭淋浴容易头昏脑胀,差点没扶住墙跌跤,吹完头发现翘得厉害,必须用比平时多的发胶压下去,发胶用多气味不好,刺鼻,我没有香水,没有须后水,想了一会儿稀释漱口水喷头上,薄荷刺激得头皮发麻,我瞬间头不昏脑不胀了,但是胃开始不舒服,这可能也是因为早饭后洗澡,胃部血流供应不足的结果,于是我去上厕所,在换气的凉风中失去了皮肤表面没擦干的水珠,打了个喷嚏。可恶,这一切都在计划外,我像动画里一样捶墙壁(敦陪镜花看动画,我没事也看看),想试一试这样能缓解多少不好情绪,结果我的手好疼,挂着的衬衫西装掉在了地上,或多或少湿了一点,还好我有好几套一样的衣服,这不要紧,可是领带我只烫了一条,好什么好。


       最后比平时晚三十分钟到侦探社,没有迟到,我先去拿报纸,报纸已经不见了,上楼看见敦在看电脑,捧着一个皱巴巴的全家桶,镜花从里面拿出一块辣鸡,往上挤番茄酱,挤太多滴下来,滴在报纸上,社长这真的是在宠女儿,她看见我了,掏出一个玉米棒问我要不要,敦暂停了动画说镜花不能这样把不喜欢吃的东西给别人,国木田先生您要原味鸡吗。一大早就吃垃圾食品对身体不好,你们年轻也不能这样一点都不注意。敦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这个是昨天晚上叫的外卖吃剩的,不能浪费,您的口气好像长兄父辈哦,要是我有哥哥一定也会这样说教我的吧,谢谢啦。


       不能浪费,我在想他怎么把日子紧张说得这么积极,我还是过去吃玉米棒了,黄油煮的颜色好看气味好闻,热的时候勉强能吃,现在又冷又黏腻,咬一口就有水珠滴下来,镜花递给我一张餐巾纸,她明明在看电脑。这个时候我应该泡好茶看报纸了,今天没时间泡茶,报纸拿来接食物碎屑也没得看,我正坐在一边和小孩一起看动画,里面追求理想的人会有好结果,过程中会被教训得很惨,但是坚持下去努力奋斗就会有好事,发出强烈的光芒,扔出巨大的光球,用力喊到最大声,没有什么是不能解决的,如果有,捶墙捶地大叫可恶就能出现转机,可是这真的没用,捶墙真的没用。


       过了一会儿来了委托,社长发消息给我说要找一只猫,我们这儿不是万事屋呀,这是xx高官夫人的猫,卖个顺水人情以后办事方便,这是我见过最恶心的委托,和权势挂上关系,本来可以让镜花和敦去,他们估计挺乐意出去玩一趟,没危险的委托就没怎么见过,但是这个年纪太容易动摇,这么一次足够让人以为可以放松,不用提心吊胆地生活了,也没办法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所以我揽了下来。事实上哪有这么多富丽堂皇的借口,我觉得这是冲着我来的劫难,只要今天渡劫成功,就可以过上我想要的生活,得到我人生中想要的东西。


       太阳快把柏油马路烤化了,视野前方一片扭曲,我觉得意识模糊,大概喝醉酒磕嗨药就是这样的效果吧,混沌痛苦,可以问问太宰,但他可能会说醉生梦死岂不乐哉,哦,说起来这个人今天没来上班,估计是玩得太高兴还没起来,也可能还在醉生梦死。我沿着街道询问店铺工作人员,有没有见过这样的猫(社长发了照片),一家花店的女孩子说先生您喜欢猫啊我也喜欢,一家面店的小哥说我们拉面里的狗肉是正规途径来的不会有猫,影碟店的柜台小姐拿出一盒子光碟说都在这儿了,一家茶点铺的奶奶说可能在木桥附近,她在那儿喂流浪猫,她会给我指路,但在走之前先喝杯茶吧。


       等我到木桥的时候太阳已经快落下了,变成成熟柿子的颜色,可能是因为茶铺奶奶给我吃了柿饼,我就会用比喻句了。桥底下是一片浅滩,有两个食盆,一个半满一个几乎空了,那些猫看见我来了就走开了吧,但是还有一只猫在角落阴影里,我觉得就是它了,不怕人。凑近的时候我闻到了腐臭的味道,我捡了一条树枝去戳它的鼓胀的肚皮,恶臭从它嘴里冒出来,翻了个面眼眶里掉蛆虫滴黏液,我想这只猫养尊处优身娇体贵争食争不过流浪猫,我又为自己的想法心悸,一点怜悯也没有了,我想起那个给我茶水的奶奶,开始用树枝摆弄猫的身体,尽量使它成一团,大小同笔记本差不多,我努力把它想象成照片里鲜活的样子,去掉黏液蛆虫苍蝇,在笔记本的空白页上写下了猫,它从白纸里欣欣向荣地长出来,因为大小限制,少了半截尾巴,额头上毛短了一块,耳朵缺了半只。


       它温暖地躺在我的怀里,肚子起伏,胡须颤动,我想好了怎么解释它的残缺,抱着它走在同样温暖的夜色里。这时候响起了电话,我尽量声音轻的回话,是太宰喝醉没法走路叫我去接,本来我是要说睡在店里好了不会来接的,但是这是今天唯一一件在计划内的事儿了,十一点左右会有一个烂醉的烂人叫我去接,他没想过要叫敦,可能大家都会特别宠爱小孩。我到了居酒屋,拉开门不出所料看到一滩烂泥在桌台调戏姑娘,你能不能走啊,我手上有猫顺不了你,太宰惊奇地回过头来,哇,国木田你居然抱着猫,太违和啦哈哈哈。他摇摇晃晃站起来,伸了一根手指碰猫的鼻子,湿漉漉的诶,猫我抱着你顺我回侦探社吧。我看他手法老练应该可以放心,就把他撑了一半在背上,走十分钟就能到的停车场被他拖成二十来分钟。最后终于把他塞到后座,他抱着猫不放,玩半截尾巴玩得很开心,大衣上沾了黑色毛特别明显,我忍住没有笑出来。


       现在夜已经很深了,空气凉快我就没开空调,开了车窗吹风,国木田,你是不是用笔记本把这只猫弄出来的,打算怎么给雇主解释。我吓了一跳,你怎么知道的?它耳朵和尾巴的缺口太整齐,估计就是你的异能限制导致的。我找到的时候它已经死了,打算说是老鼠咬的,送去宠物医院处理过就成这样了。太宰笑了起来,国木田你傻不傻,富贵人家能留这么只残破的猫多久,它以后要被你害死一次。我决定不去理他。


       过了一会儿太宰治忽然说,国木田,今天是不是你的女友出现的日子呀。同你讲哦,我今天看到一个女孩子,身高大概不到我肩膀,头发齐肩,三庭五眼,穿棉布裙子,面相温和,看起来适合相夫教子,和你女友的标准简直一模一样,可惜你没遇到啦,她已经被我泡了。你骗人的吧,怎么会这么巧,我都不信她会在今天出现了。虽然说着理想计划多么伟大,在三年前我可能会怒火中烧和他打一架,但是现在不会,如今我自己都不太相信这些东西了。


       骗你的,你选择相信会好过一点。但我真希望这是真的啊,希望你遇到可爱的女孩子,结婚生子,去过你自己计划的人生,虽说是计划的。敦君以前想要把所有的人都救起来,过了两年就放弃了,你的理想还要庞大,你还在继续,真希望你能好好的呀,国木田君。一阵温暖的风吹过来,带着啤酒烧酒的潮湿气味停在我的耳朵旁边,他说,国木田,你最好不要这么善良,不要这么善良。我有一种预感,这一刻我要是回头一切都完蛋了,覆水难收,无路可退,但是我回头了,好像今夜我不是独自赴死,而是驶向伊甸之东。



评论(11)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