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氧氟沙星

请勿关注

请为伊尔迷续一秒

#献丑一个陈年西伊

       伊尔迷是一块口香糖,在被生产出来的时候它就有意识了,这是一个随机掉落的概率,同一个锅炉里出来的不是每块都有意识,意识可能残缺,像离它五米的那块就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每天意念大喊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因为太激动,从传送带边缘掉了出去。意识也可能混乱,它旁边的一块以为自己是钟,意念读秒,只在正点的时候报时。伊尔迷觉得自己应该是最好的一块口香糖,它的意识相对于其他的比较完美,情感丰富,长得漂亮。口香糖是有长相好坏的,表面按压的花纹是否均匀整齐,切口是否干净整洁,表面干粉是否细腻恰当,综合很多因素,伊尔迷是下午三点流水线上最好看的,可惜没有一块达到它的思想境界,它的美貌无法被承认。

       它被包装后躺在了货架台上,和别的糖果一起在包装盒内不见天日,伊尔迷在被买走之前,觉得自己天生丽质不该普普通通地死,被摆起来欣赏表面纹路,深层香气,被承认之后再落入口腔,耗尽了甜味后被温柔地扔到垃圾桶里去,最好可以安眠于草地。在伊尔迷思考自己的未来时,它落入了一个潮湿粘腻的掌心,上面是泥土,草屑,汗水,尿液的集合,令它作呕,这只手握着的时候发颤,不正常的颤抖,它意识到自己并不是走正当途径去赴死的,这是一个巨大的侮辱,它宁可掉在地板上被唾弃。

       这好像不按套路来,伊尔迷被捂在肮脏的手心可能有一天,之后被放到了口袋里,口袋更加潮湿,这种潮湿对口香糖来说是致命的,它年轻紧致的躯体开始柔软老化,精致的花纹失去形状,糖分外渗表面黏腻,这种凄惨的模样让它悲愤欲绝。这只手每天抚摸外包装,把纸盒磨烂,就开始摸最后一层铝箔纸,这时候它和口袋紧贴,温度和人体一样了。因为湿软,它感觉到了指纹的起伏,指甲的坚硬,以及更为清晰庞大的气味,容易产生外面世界是什么样的幻想,在幻想中一天天衰弱。

       时间概念在没有以为自己是闹钟的伙伴的报时下消亡,伊尔迷重新接触新鲜空气非常痛苦,铝铂纸被剥开时撕扯下了部分躯体,比起痛苦更多的是难堪,最初使它骄傲的印花和切口都在水汽里模糊,然而重见天日的一刻,持有者灼热的目光用力地承认它,用的力气之大足够把它再剪切几段,它想,你看清楚我是怎么样的口香糖,一滩烂泥,同批的每一块都比现在的我要好,所以不要用这种眼光来看我。因为接受不了这种眼光,伊尔迷放弃观察它幻想了好多遍的世界,在漆黑和不安里落入了口腔,但是这个温度和它相近,它可能有一种寿终正寝的感觉。

       它在这个口腔里呆了大概一个世纪那么久,糖分早就一点都不剩,躯体一开始展开惨绝人寰,后来的拉伸扭转苦不堪言,等到这些都可以忍受它依旧在牙齿间动荡,等到记住了切齿犬齿臼齿的形状它还在被消费,后来它有闲心去想想别的事情,比如这个口腔里没有蛀牙,没有食物碎屑,没有食物进入,没有食物出去,只有它一块口香糖。牙齿挤压它的力道一天天变小了,它想我可能要和这个人一起腐烂,可能也不算一个很烂的结尾。某一天,一块冷硬的土豆饼进入了口腔,土豆饼发出发酵好久的酸辛味,表面的油脂把口香糖融化,伊尔迷变得非常黏稠意识模糊,巨大的痛苦汹涌冲刷。

       最开始盗取它的人惊慌失措地把它从嘴里拿出来,在此过程中它被扯成了好几块,苦涩的液体滴在它身上,它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看看外面的世界,看到一双非常漂亮的金色瞳孔,湿漉漉的眼睛,因为油脂的进一步相融它丧失了感觉,在漆黑中,它不太想死,希望有人给它再续一秒,还想再被消费一会儿,谁会为了一块口香糖掉眼泪呢。伊尔迷还有很多要想的事情,比如它接下来会怎样,这个温暖的手心会把它放到草地上吗,还是垃圾桶呢,或者水泥地上,在想完之前,它已经失去了意识。


评论(7)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