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氧氟沙星

请勿关注

【烛鹤】小张不是人的烛鹤故事

•4月26日是烛鹤日!




•    第三批生产制造的鹤丸国永有基因缺陷,带有一种病菌,致大脑畸变拥有了人类情感,身体消瘦易折不适合战斗。这种病菌通过体液交换传播,被视为极度危险要素,最高领导审神者下发隔离面罩,全体刀剑出动肃清第三批残次品。1579号本丸的烛台切在斩杀了八个鹤丸国永后,准备斩杀第九个,这一个鹤丸国永没有逃开或者战斗,等着他把刀刺穿肺叶,温热的血液流淌在他的手上,鹤丸国永解开了他的面罩,他感到危险即将降临,试图抽出刀离开,却被肋骨断裂卡住,随后一个血腥温暖的吻落在他的嘴里,鹤丸国永说:“我想要爱。”


      病菌在烛台切体内蔓延,肃清结束后他越来越感觉到身体的虚弱,他想我快要死了,但想的更多的是第九个鹤丸国永为什么选择了他,这是多么残忍的行为啊,情感的滋生使他明白了第九个鹤丸国永远不会再出现,他也不能去亲吻本丸里的鹤丸国永,毕竟他们那么相像。




•      刀剑带有的自我情感使他们无法全新全意对抗时间溯行军,情感使刀脆弱,因此上级建立了一个全新的本丸,所有年轻的刀全都上缴。1579号本丸被要求上缴lv2的鹤丸,烛台切问审神者,他要被带去哪里?审神者沉默地摇了摇头。  新的本丸中刀剑被限制语言交流,全部用于对抗时间溯行军,人格的削弱使肉体心脏倦怠,血流不畅,所有的刀都易生锈。


       地平线的尽头日夜不断传来隆隆巨响,生锈到一定程度的刀剑被倾倒在地底,雨落下堆积的水洼是浓重的锈红色,渗入河流,经过本丸门口。烛台切跪在门前,请求您让我去把鹤丸国永带回来。就算我答应了…你怎么认出他…他又能不能脱离器具正常生活呢?门外没有传来任何回答,过了很久,审神者说,你去吧。


        烛台切用铁锹挖开了铁锈腥味浓重的土壤,挖了13小时后断了铁锹,然后开始用手刨开泥土,失去七枚指甲后终于看到触碰到掩埋场。他在堆积如山的废弃刀剑与肉体中寻找,撩开每一个鹤丸国永耳边的碎发,lv2的鹤丸国永在第一次出阵中被细小石块划破耳骨,用破碎的砥石封住没有愈合。他在失去时间概念之后找到了,砥石边上是四位刺耳。烛台切割开鹤丸国永和周边刀粘连的肉体,切到骨头的时候鹤丸国永睁开双眼,其中一枚瞳孔已经被锈蚀。


         鹤丸国永被带上地表,长久以来第一次见到夜空(不适于夜战未在夜间出阵),星星,云朵,夏天的风,努力睁开粘连的眼皮,张开口想说些什么,停顿了好久,我知道这里应该有个词语,但是我忘记了。烛台切说,你得自己想起来,然后抱紧了鹤丸国永,和我走吧。如果你能想起来,就和我走吧。烛台切的心脏在鹤丸国永的胸口跳动,轰隆轰隆,比所有刀更用力地剖开了他的肉体,用力到他干涸的泪腺崩塌,怎么会这么疼痛呢?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