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氧氟沙星

请勿关注

非法烛贞

• 烛和贞坐在飞驰的列车上,车速脱离的正常范畴,即将脱轨。车驶入漫长的隧道忽然一片漆黑,贞看到烛手中的香烟红光一明一灭,车厢倾斜摩擦墙壁带出一串连续的火花。贞小声说我想把窗户打开,香烟的火光连续了一会儿,烛说开窗吧,虽然充斥着人类的惨叫与痛哭,但他们处在一个真空中。窗户打开的一刻,火花飘进来被烟点燃,贞感觉冰凉的嘴唇落在他的额头上,巨大的火舌吞噬了一切。


• 烛台切作为人类在世界上活了很久很久,人类的大脑储存的信息有限,他逐渐忘记了过去的事情,琐碎的纸屑塞满了头颅。某一天他在艺术展上见到一幅人像,讲解员说它出自一千五百年前某位不知名的画家之手,眼距较宽,额头平滑,鼻梁纤细,隔着粗糙的笔触和他相望,这些五官的形状,按照这种方式排列,再没有其他可能了……一个遥远的透明的小男孩从他生锈的大脑里浮现出来,心脏在此刻柔情似水。在努力去回想这个男孩之前,巨大的恐慌将他淹没了,世界上真的有那么一个透明的小男孩吗?他的记忆是真实的吗?倘若这个男孩从来就没有在他漫长的生命中出现过,而心脏无法克制的巨响,只是他老旧的大脑,被长久到无法计算的时间腐蚀的大脑,在他对那幅人像凝视时的一种虚构,为了防止心比身先死的一种途径。


• “人的身体真是又软弱又奇妙啊……”贞躺在凌乱的床铺上张开五指,夏天熔融的阳光从他的手指缝间流进来,边缘呈现模糊的红色,又落在脸上显现出起伏的柔软汗毛。他忽然翻身轻盈地落到我的手臂上,“小光小光,看得到我的小腿吗?”
“看得到。”
“那你喜欢我的小腿吗?”他摇晃起双腿反手握住了一颗脚踝,软骨附近的青筋凸起,在阴影里更加靠近蓝色。
“喜欢,非常可爱。”
“膝盖呢?大腿呢?”他又翻了个身,露出单薄的腹部和胸廓肋骨,“肚皮,胸口,锁骨,脖子,小臂,手肘,额头,眼睛,鼻子,下巴……等一下!”我顺着他的词语顺序抚摸下来,“小光,我累了……”
“都很喜欢。”我凑过去碰了碰他头顶的发旋。
“那肩膀呢…我不是很喜欢我的肩膀,它们不够饱满结实,感觉很容易折断。”
“不会折断,有些时候刀甚至会因为骨骼卷刃产生裂纹。我非常喜欢你的肩膀。”
贞最后把下巴搁在我的肩膀上,日光已经被磨损成了浓烈的红色,眼睛像燃烧的火焰一样闪烁起来,“那你就是喜欢我的全部了吗?”他露出害怕又期待的表情,“真可怕啊,真可怕啊!”

评论(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