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氧氟沙星

请勿关注

【卡麦】誓言

#原著背景,电影人设,捏造有

誓言

       他手持利刃抵住一段纤长脖颈,汗水潮湿色泽苍白晦涩,这片肌肤必定冰冷,同象牙一般冰冷,但不会比铁与铬坚硬,柔软地熨帖刀尖弧度,颈动脉起伏紊乱并不慌张,形同心甘情愿落入捕兽夹的野兽,麦迪文并未动摇,但他在颤抖,"老师,我办不到。"

       

       "卡德加,你得帮我。"麦迪文抬起双眼,蓝色光芒明灭不定,他没有足够清醒的意志去念默咒了,萨格拉斯灼热得不像意志,成为更具象的实体在他的血管里肆虐,大脑几乎是一个沸腾的熔炉,他快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了,他需要痛苦,尖锐的痛楚,生命的威胁带来清醒,像他平日里那样,一切都会步入正轨,安定如常,这次过于突然,在他预感到事态严重之前,他的手臂已经没有知觉了,"我没法和你解释,但你必须..."血液深处的震荡过于激烈,他咬破下唇,尽量保持意识不在其中泯灭。

       

       缓慢流淌的鲜血里有不正常的腥甜,乌云压迫下的沉重海风,太阳曝晒下的发酵苹果,鲑鱼虹膜失去光彩的前一秒,阿拉伯玫瑰第一片花瓣凋零的后一刻,卡德加嗅到了某种阴暗黏稠的可能性,他应该先询问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盘根交错的枝条包裹了什么,但在此之前他先信任他的老师,人怎么去拒绝刀尖下未曾颤抖的信任。他快速地划开了表皮,仅仅是表皮,渗出几粒鲜红血珠,卡德加长舒一口气,又被扣住手腕,微弱但不容置疑的坚定,"你得再深一些,划开棘皮层,基底层,到动脉为止。"他瞪大了双眼,麦迪文抹了抹血肉模糊的嘴唇,像新鲜的红苹果皮,"你的力道也太轻了。"

       

       忽略这个阴暗危险各怀鬼胎的背景,称之为性暗示也不为过,卡德加为此感到可耻了,他不该用这样的眼神。他半跪下来,再次用刃口抵住脖子,缓慢,小心,用力地划开,沿着已经干涸许久的血痂,象牙塔上的红色缎带。"你还能再深一些,没到动脉。"麦迪文喘气,血液从领口滑下去,浸透那些繁琐暗色花纹,"把刀收起来吧。"他眼底的光开始稳定,微弱但是稳定,他在指尖聚了光刃,轻车熟路地探入颈侧的可怖伤口,肌肉皮肤重新生长,卡德加扶住了他的老师,他无法克制去看血液流淌干涸的痕迹。

       

       "我想问您..."

       

       麦迪文嗤笑一声,"你知道我不会回答的。"

       

       "我还知道您会将我的记忆消除。"卡德加用许下誓言的语调,麦迪文真心诚意地笑起来,"你是不是打算一直硬着和我谈,年轻人?"牵动嘴唇伤口倒吸一口冷气,"真相接受起来会很困难,祝你到时候足够坚强,好的坏的,都在到来的路上,不会被这个祝福改变。"

        

       "你不知道的太多了,对这个世界知道的太少了,但总会明白,我不能告诉你,还不是时候。但在太阳出来之前,我可以告诉你一些别的东西,你想要的。"

       

       卡德加用牙齿去咬他,好像在咬成熟的水果,吞咽那些半干的血液,麦迪文嘴唇上的伤口开始淌血,它比誓言和苹果更漂亮。

      

       我给你我的寂寞、我的黑暗、我心的饥渴;我试图用困惑、危险、失败来打动你。

       

       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 


评论(5)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