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氧氟沙星

请勿关注

天堂



       中岛敦七岁那年失去了父母,寄养在亲戚家里。这年他半梦半醒,没有清楚的生死观念,并未对父母离去有多大伤心,更多的是对未来的好奇,因为喜欢看电视,他想我会不会被毒打遭挤兑,衣衫褴褛伤痕累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成年后逃离魔爪,扬眉吐气地回来,不计前嫌接纳叔叔阿姨,我的人生真是像电视剧一样精彩。在他做好被虐待和人生跌宕起伏的心理准备后,生活并未波澜壮阔而是一潭死水,这对夫妇膝下无子女,没有家庭观念,整日外出工作赚钱,钱是他们惟一珍视的东西。家中无空调无电视无冰箱,没有一点生气, 比起家更像一个临时据点,中岛敦好比一个被寄存的包裹,躺在漆黑的铁柜里无人问津,在里面慢慢地发臭了。七月份,中岛敦快生虫了,社区居委会找上门来,找了五次终于凑巧碰上阿姨,说再不送他去上学是要进局子的,各种威逼利诱说服她送中岛敦去读书,工作人员的不耐烦和鄙夷都写在脸上,但是这是敦的救世主,柔和的圣光在这张扭曲的脸上熠熠生辉,他的心脏隆隆作响,我被拯救了,我的人生就此改变了,要开始有意义了。


       他的生命低水平地被维持着,学校营养午餐贵,他每天带一个白馒头和一撮咸菜,因为衣服寒酸气味难闻被冷落,教室空旷明亮,有风扇空调,黑板投影仪,课桌板凳,他依旧在铁柜里腐烂。在孤寂中,他找到了唯一一件有意义的事,学习使他快乐,使他有存在的意义。在三年级的时候参加数学竞赛获得了一块金牌,他高高兴兴地回家,期待夸奖,等到十一点还没有人回来趴在桌子上睡了,第二天早上发现放在桌子上的奖牌不见了,很高兴地想叔叔阿姨一定拿去炫耀啦我真厉害,这天晚上他等到十一点半,快来夸奖我,承认我,承认我是有存在意义的,阿姨说,阿敦,那个不是金子,外面是黄铜里面是不锈钢,只卖了十块钱。敦呜呜呜地哭了起来,阿姨第一次温柔地拍拍他的肩膀,不要紧,多弄两块就可以了,我给你两块钱,去买根火腿肠吃吧。之后他得了好多奖牌,马上全都拿去卖钱,在夜市上买了廉价的衣服,去公共浴室洗澡,小区里剪头,吃便宜的好吃的,和同学们愉快地相处了,他的心脏成为一节空的火车车厢,没有回响,停在空旷无际的荒漠里。


       高中开学前的暑假,中岛敦白天卖报晚上去夜市卖关东煮,攒的钱勉强够交一个学期的学费,高中不是义务教育。他推着自己做的小推车穿梭在夜色中,温柔地招呼一些常客,还有一些欢快的新面孔,五光十色的灯光混乱闪烁,水蒸气凝结成的雾气飘散,他的脸在其中看起来一点也不天真年轻。中岛敦在社会上历练过了,但没有历练很久,勉强算一根肯德基的安心油条,课间跑去仓库搬水,上体育课前关灯关电扇,午休时打扫教室卫生,主动为老师搬东西取快递,课前打开课件发学习资料,无差别地关心每一个人,和同学老师关系处理得当,左右逢源,前途光明。两个月后的期中考试,中岛敦稳坐第一,发觉第二名总分仅次他十几分,芥川龙之介,一个头发挑染眉毛很淡的男孩子,并不熟悉(他对每个人都不怎么熟悉),下课后走向最后排,嗨,芥川君,你学习真好啊。他在这时候发现芥川脸色惨白,眼窝凹陷,眼下两片乌青,想他一定通宵学习,真是没有天分。我准备在班会课组织学习经验介绍,可以邀请你吗?芥川龙之介转过头来看他,眼睛漆黑深不见底,可以。那放学后可以先同我商讨一下吧?不好意思,放学后我有事情,有什么在学校里说吧。那中午的时候去自修教室好了。结束对话后中岛敦和芥川握了握手,他看见一颗尖锐腕骨,上面留有勒痕,心中不安。


       如今初秋,暑气慢慢退去,天光明亮,芥川龙之介背光坐在自修教室,看来是很早就到了。芥川君,你吃过中饭了吗?中岛敦走套路问候一下。没有,喉咙不太舒服,中岛敦,我先说清楚,人我见的太多了,你有什么想知道的直接说吧。中岛敦说我想知道你愿不愿意和我做朋友,没有别的意思。显然这个不在芥川的预料之中,他沉默了很久,成为朋友要做什么呢,我以前没交过朋友。敦高兴地笑起来,我们可以休息日去图书馆,去小公园,一起吃午饭,放学的时候走一段路,遇到问题互相帮助,总之是一件好事,来,吃颗糖吧,下午还要上课的。芥川慢慢慢慢地点了一下头,其实我放学后要工作,打工赚钱读书。敦说我是晚上打工哦,我们好有缘啊。


       他们后来成立了学习互助小组,定下远大目标,一同刷题,周末去图书馆,敦发觉芥川学习方法灵活,值得敬佩,逐渐成为了真正的好朋友。然后敦带芥川去吃好吃的,廉价的美食,两个人穷消费水平都垃圾,因此有了底层人民的亲近。某次吃三元抹茶圣诞的时候,中岛敦看见芥川手腕上有大片淤青,想芥川可能是洗盘子的临时工,没有成年被前辈欺负,虽然很想帮帮他,但是敦不知道怎么办,做关东煮的时候附近摊主都很关照他,没有经历过排挤。


        大寒,芥川上学迟到,数学课上了大半推门进来,外面呼啸的冷风和轻飘的雪花被室内的温度融化,芥川艰难地挪进教室。他今天肿了半边脸,单薄围巾上沿的颈侧布满细密血痕,嘴唇破了个口子,颧骨上大片擦伤,敦有些生气,隔了这么久前辈还在欺负芥川,然而他是没有资格和实力去解决这种问题的,但是某种隐秘的可能性击中了他的心脏,下课的时候他走向芥川,拉了拉他冰凉得像冻肉一样的手,芥川君,有什么不舒服的告诉我,要是有我能帮忙的就好了。温凉的液体猝不及防地滴在敦的手背上,他吓了一跳,发现是芥川头发上的雪融化,滴了下来。下一节是体育课,大家都出去了,芥川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敦在旁边站了好久,在他以为芥川已经睡着了的时候,他听见了沙哑得像磨砂纸的声音,敦,你没办法的,你没办法帮我。


       不,我可以帮你,我可以救你,芥川,我能拯救你。中岛敦语无伦次,求求你让我救你吧!他的心脏再一次剧烈跳动起来,他想起多年前自己在居委会工作人员脸上见到的圣洁光辉,啊,只要得到了救人者的光辉,我就是一个伟大的人了,我存在的意义不会被磨灭!他激动地说,芥川,你来我那儿工作吧,再也不会有人欺负你了!


       芥川依旧没有抬起头来,声音里带着哭泣的意味,敦君,我没办法的。我没告诉你我是出去卖的,我除了被干什么也不会,我干这个已经六年了,知道了真相你还会想救我吗?中岛敦说我能救你,你以后不要去卖了,和我一起做夜宵吧,世界上没有人不会煮关东煮和炒土豆。请你一定要让我救你!中岛敦满脸泪水,洋溢着幸福的光辉。芥川埋在袖子里,哽咽着说好的。


       中岛敦狠狠地抱住了芥川,他不知道芥川肩膀背部全是淤青,他的心脏隆隆作响以致疼痛,沉浸在拯救别人的愉悦和满足之中,芥川用关节错开又被接上的手臂回抱住中岛敦,忽略了浑身的痛楚,沉浸在被拯救的欣喜和希望之中。两具尖锐坚硬的尸骨抱在一起,以为要去天堂。



评论(24)

热度(83)